做一个NFT,需要几步?

李亚/2021-09-26/ 分类:热点新闻/阅读:
2021年被称为"NFT元年",无数早年少人问津的NFT作品,在今年大火。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出圈新闻,NFT成为很多人眼中新的财富高地,等待"掘金人"。 ...

2021年被称为“NFT元年”,无数早年少人问津的NFT作品,在今年大火。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出圈新闻,NFT成为很多人眼中新的财富高地,等待“掘金人”。

数字艺术家Beeple一天一幅画拼凑的346MB JPG图片《Everydays – The First 5000 Days》拍出4.5亿元人民币;12岁英国小朋友本雅明花了一个暑假时间画的“怪异鲸鱼”,净收入已经超过220万元人民币;14岁越南小伙Xeo Chu对着自家门前的杏树创作的《幸运杏花》最终售价也高达2.3万美元……

这些天价NFT作品,让莫奈、梵高等大师作品也自觉廉价,与此同时又通过各种标签向普通人释放出一个信号——低门槛、高回报、速来!

无数人闻风而动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如何才能制作并成功售卖一个NFT作品呢?

《链新》亲身实践后发现,拥有一件NFT作品的门槛确实很低,简单来说,只需要两步。

铸造NFT:一件作品只需不到1分钟

首先,打开手机相册,挑选一张随手拍的照片,将其作为NFT的原型。拥有一个NFT作品,简单来说,就是将本身拥有的一件作品在数字世界打造一个独特的身份证明,而这件事的前提就是拥有一件作品。

一张图片、一段视频、一段文字,甚至一串代码都可以NFT化,这几乎是人人触手可及的资源,真正意义上的零门槛。

选好图片之后,就是简单而直接的铸造 (mint)工作。

要将图片NFT化,需要借助一些铸造平台。随着NFT大行其道,铸造平台也越来越多。有OpenSea、Rarible、Mintable这样集铸造与售卖一体的,也有一些纯铸造平台。为了节约时间,一般情况下人们更多倾向于选择铸卖一体的交易平台。

《链新》首先选择了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,登陆网址并注册账号。就可以进入交易平台,发现、创造、买卖、收集NFT作品了。

点开“创造“按钮,拖拽图片文件到图像框,取定一个项目名称,同时根据自身需要,决定是否选择添加项目描述,或是否要将多个文件创作成为一个合集,也可以跳过这些选项,直接点击确认“创造”键,《链新》选取的照片便成功转化成了NFT数字作品《See back, no one》。

到这时再回头看整个过程,仅仅选定图片、登陆注册、填写铸造信息这三个步骤,花费不到5分钟时间,一个NFT作品便铸造成功。经过《链新》亲测,同一账号批量化操作多个NFT作品铸造,每一个NFT作品的铸造时间不超过1分钟。

从这一刻起,这张图片正式成为NFT数字作品,只要以太坊链存在一天,这张照片会永远活在链上,而且所有看到它的人都会知道,谁是这张图片的产权所有人。

而这,正是售卖它的前提。

开启售卖:夸价值是一门学问

在NFT市场上,铸造和售卖的性质不同。交易平台总需盈利,用户却没在铸造一环上花费一毫一厘,因此,在NFT的交易环节中,门槛便出现了。

首先,基于售卖要求,在制作NFT的过程中,就要尽可能的赋予其更多的价值和想象空间,那些非必要的信息要素应该尽可能的详尽,比如图片内容艺术性证明、语言描述的精细程度、以及打包售卖合集等,以期帮助买家了解作品,促进交易。

除去图片的基本信息,产权人还可以为自己的NFT作品添加“属性”和增加“可解锁内容”。

所谓作品“属性”,就像是80后、90后儿时收集的《水浒英雄卡》中对于各个英雄的价值评定一样,其中武力值、智力智、魅力值等都能成为图片所饰示人物/动物的某一特性。而“可解锁内容”一栏是只对于成功购买到作品的卖家公开,其他人则无法获得。它可以是一段话或一个文件,一句“鸡汤白话”,或者一个“宝藏”钱包的助记词。

以前段时间,因“NBA球星库里(Stephen Curry)19万美元买头像”新闻爆火出圈的“无聊猿(bored ape )”为例,其合集的各种信息就非常翔实。

首先产权人为这群猴子的存在编造了一个故事背景,说每一只从事加密领域的猿猴都在十年后获得了财富自由,那时的流动性挖矿都已枯竭,大家无矿可挖,猴子们十分无聊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征服,于是,这群猴子组建了一个秘密俱乐部,供这些已经财富自由的猴子伙伴们玩耍,而他们的娱乐方式便是在“Bored Ape Yacht Club Bathroom”的墙壁上涂鸦。

此外,无聊猿的合集中共有10000只猿猴,附加属性多达7种,多种属性构成让10000只无聊猿形态各异,一些稀有属性更是创造出了高昂的收藏价值。而每一个无聊猿NFT的持有者都可以在画布上随心所欲地画画,每隔15分钟便可绘制一个像素点,这是可解锁内容的另一种表现形式。

尽可能详尽和具有想象力的信息和内容,会更有利于作品成交和产生溢价,但这却并不是平台方的硬性规定。按照规则,持有NFT作品的用户,只要付给平台一定的费用,就可以将作品上架售卖。

《链新》铸造这幅《See back, no one》作为一个无描述、无属性、无可解锁功能的“三无”NFT产品,或许和很多NFT一样,没有什么实际价值,但是只要用户点击“卖“按键,平台便会为其提供设置价格、最高出价、捆绑出售等三种售卖方式。

其中,“设置价格”就是简单的以固定价格出售,“最高出价”更像是拍卖,定好底价和截止时间后,按价高者得出售,而“捆绑出售”则多用于出售多件作品。

之前出圈的NFT新闻,不管是库里19万美元的无聊猿,还是Beeple4.5亿人民币《Everydays – The First 5000 Days》,都选择了拍卖模式。因此,《链新》这里也选择的是拍卖模式,以1ETH为底价,1.1ETH为储备价格,5天为期,求价高者拍得这一NFT作品。

走到这里,便只剩上架前的最后一步——缴纳矿工费。

顾名思义,矿工费并不属于平台,而是付给矿工们的费用。矿工费越高,交易处理效率就越高,矿工费过低,则会影响平台的运营效率,因此平台选择先高后低(首次出售矿工费较高,后续则明显减少)、取消退款的模式代收矿工费。

据《链新》观察,这笔矿工费并不恒定,而是与以太坊区块链交易活跃度等因素有关,交易越多,矿工费越高,但总体维持在70美元-200美元(500元-1200元人民币)之间,工作日较高,能达到180美元以上,周末则较低,矿工费常小于80美元。

如此模式下,NFT售卖的经济成本第一次出现,虽然门槛稍高,但却在各个环节减少了矿工费的交易机制,先高后低的模式同时也影响用户多次交易、力求回本的概率。而在交易次数增加的同时,就产生了OpenSea作为交易平台的收益——来自于成交后2.5%的手续费。

签名确认交付矿工费之后,这张只属于我的、小小的NFT作品便正式上架售卖,外表光鲜亮丽,实则石沉大海。

透视卖场:普通作品受关注度几乎为零

经历了5分钟铸造、500元矿工费“镀金”的一张张低成本、小制作的NFT作品,背负着产权人回本和盈利的希望,四散进入NFT交易市场,它们究竟是开启财富的密钥,还是另一种形势的“数字彩票”?

点开OpenSea官网的购买网站,能看到一幅幅正在热销的NFT作品,有单个的图片,和合集的图册。

目前,Opensea的NFT市场中正在售卖的作品超过2000万个,那些价值上百个ETH的NFT作品,只是新闻中的凤毛麟角,而大多数作品虽然已经做了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介绍,单价却依旧在1ETH以下。

对比这些明显更用心的“三有”NFT作品,《链新》的那张NFT《See back, no one》更显寻常,获得关注及溢价的概率几乎为零。

另外,正是因为NFT市场中“掘金者”太多,市场供过于求,从而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,如高价炒卖、产权人“左手倒右手”、不同交易平台之间、线上与线下之间的“盗版”现象等。
 

来源:百度
作者:宝二爷的知识频道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
币游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
  • 商务合作微信:juu3644
  • 币游粉丝群微信:qia3867
  • 新闻爆料微信:zefmk896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      版权所有       粤ICP备20059285号
    二维码
    意见反馈 二维码